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企业文化企业文化

昙花一现
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3-2-18 16:39:49 点击次数:173
    微风醺醉的夜里,我匆匆梳洗,换上干净衣服赶向女友家,那里将上演我期待已久的“昙花一现”。
  女友把我领回家,街上虽然热气袭人,她家里却洁净凉爽,还没落座便顺女友的指点径直走到玻璃窗前,探出头去观一眼仰慕已久的昙花。
  天色空空蒙蒙,仿佛有若隐若现悠悠的几颗星。外面出了巷口是灯火绚烂的街道,邻近的几栋楼散落在四处,挡住了人群和喧嚣,使得女友家的楼有了几分清净;附近的楼层稀稀疏疏亮着灯,也不至直射到此处,便使女友家的阳台映着暗光但不强烈,薄薄的、柔柔的;舒缓着的微微的风,又使这里格外有了几分惬意的自然的美。
  而花盆就搁在高一层的阳台上,我随女友欢悦的笑容一眼望去,不禁呆住了,天哪,这就是难得一见的昙花!一直以为它是小朵小朵水仙似的雪白的花儿,纸片似的薄,蝴蝶似的展开,忽的便凋谢成片片花瓣。谁知它竟似收口的杯子,大朵大朵,外面裹着红紫的一层丝状物,像是将开的龙爪菊丝,而里面的花瓣是米白的大片的,交错重叠,护着最深处的花蕊。花茎是紫红色的,粗壮有力,像书法家遒劲潇洒的几笔斜钩,托着花朵,在修长优美有着舞女裙裾弧形边的绿叶之间喷然而出,像是几只叮叮作响的铃铛,又似半握的鲜嫩的女人的手,极其朴实又极其优雅的伸展着包含着,羞涩而又壮美的,丝毫也感觉不到它的单薄与脆弱,它甚至是强健丰腴的。
  深吸一口气,仿佛空气中含有它浅浅的淡淡的一丝儿香味,但只是浅淡得快至无了,我不禁疑惑它是否有香味儿了,更恨不得它赶快舒展开来。
  女友看出了我的心思,拉着我在沙发上坐下,舀着西瓜汁慢慢等着。屋子里因了风扇空气流动又凉爽,柔和微黄的灯光,高挂的小小的红灯笼,透明的玻璃窗,鹅黄的简洁的皮沙发,嫩绿的靠垫,让人觉得舒适而温馨。漫不经心看着电视,不时溜到窗边望一眼昙花,每一次都发现花似乎不经意间绽开了些,有些遗憾,待停在那耐心凝视时,却又见不到它开放的动态了,只好又去坐着等,它总是在不留神间悄悄又开了些,调皮得很哩。
  晚上十点了,花还没有完全绽开,像是几只精致的敞口的碗挂在那里。女友摘下一朵放在桌上,我看清了那洁白的花瓣间有嫩黄的花蕊,高高低低,像舞女身上的流苏;因了浅黄的花粉,花瓣也泛着米黄,更加清雅可人了,几层花瓣错落有致紧护着花心,像是白色的羽纱的帷幕。触到鼻旁使劲一嗅,丝丝缕缕青草的芳香,熟悉得让人想起童年,嗅了多次,想了许久,才忆起那是小时候闻到南瓜花、丝瓜花的味儿,更似撕掉玉米棒子的青外衣时那股清香了。
  美丽神秘的昙花却有着果实的芬芳,却有着平凡的熟悉的香味儿,这是我料想不到的,原来它也这般平易近人。
  夜已深了,我无法等到昙花完全展开了,不过女友说它不会完全开放的,总是微微颔首,像半开的荷花。捧了女友送的昙花,我回家去,养在盛有淡盐水的杯里,夜里起来几次,看它是否展开了,又怕它凋谢了,于是又折腾着放到冰箱里。它始终都那样只是稍稍有些脱水的样子,疲乏得像弱不禁风的林妹妹。
  天将亮时,我便起身烧了开水,放了猪油和盐,将昙花放进沸水,花便慢慢软绵绵的了,水也变成汤了,黄嫩嫩的。吃着花,喝着汤,感觉是在享受人间的极品,虽然它的味道和吃菜差不多,滑溜而细嫩,但毕竟难得呀,我甚至招呼了妹妹品尝了半朵,让她也享受一下这“昙花宴”。
  离昙花开的日子已多日了,我还在回味那天的美丽。
网站首页 | 关于明星 | 新闻中心 | 投资者关系 | 客户服务 | 企业文化 | 留言板 | 法律声明
Copyright @ 2009-2012 四川明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Tel:0825-221007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明腾-西部商务网
蜀ICP备07505184号-1 网站浏览:(建议采用1024×768分辨率,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)